耕林找的大陸譯者讓我有種微妙的感覺,這種感覺不曉得是來自譯者或作者。大陸知識份子的文筆會有一種固定的、正面的、樣版的味道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期接受被管制的語言——後面這句脫胎自大陸中科所李淼先生的微博中:「大陸作家的語言是被日常控制的語言」——我個人基本贊同,因為大陸情況和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不同,彼時台灣被限制「不能說什麼」,但和諧社會是「不能說這個+要說那個」,例如背語錄、學各種政治思想文學和課程,這種教育很容易內化成同種語言發聲。也可能作者本身寫作的文字(以及情節?)就「不夠味」。蓋亞將黑劍會、吸血鬼學院等等擺成一系列我有點瞭解(它們的程度)了。

黑劍會是一個吸血鬼血緣/族群團體,對抗另一個人類自體繁殖團體萊瑟,相互殺戮。雖然出版社製作了作者設定詞的解釋,但其實內文還是會出現一些特別的單詞。黑劍會國王/領導者被朋友以生命相託人類混血的女兒,他很抗拒人類但最後還是愛上這個美麗脆弱的女人。它給我的感覺是一些正面的特質加上成熟的文筆,很適合成長中的青少年(洗腦)XD  但是不很在意這種正面啦之類東西的人還是可以看的,這系列的讀者滿多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karul 的頭像
kikarul

小話俱樂部

kikar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